10bet十博官网登录中文
  咨询电话:18531913938

十博手机官网

错过喜欢的人,可能只是因为你觉得“没有必要”。

    周末心事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晚上好,我是编辑仙草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年前,我在学校校道与一个男孩子擦肩而过,我忍不住看了好几眼,是我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几个月后,我在宿舍楼下见到了他与另一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从那以后,早晨、黄昏、晚上,我常常会见到他在楼下等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后来,我和 Acher聊起这件事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有些伤感地说:“大学四年快结束了,从来没有男孩子在楼下等过我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两天后的早晨,我准备去上班,走到楼下,发现Acher 就站在了宿舍楼的门口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当时的我,正滴了卡,走到闸门中间,抬头便发现,门外站了个熟悉的人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背着个帆布包,一手拿着手机,望向我,眼睛亮晶晶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卡在门闸处,愣愣地停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猜,我应该是一脸“这都是什么鬼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笑嘻嘻地说: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大学四年没有男孩子在楼下等过你吗?我就来接你上班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末了,他又发出大笑:“可是你的反应好好笑哦哈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我还处于震惊之中,愣愣地接过他递给我的牛奶,一边听他讲他八点起床,从家过来大学城,又坐错公交车的过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其实,从我见到他的那一刻开始,我就进入了紧绷状态,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他突然出现的理由:

    

    “是不是有什么工作要和我说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公司要辞退我,找他来当说客吧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我一直在等着,他会说出什么重要的话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结果,一路上,他都只是在和我闲聊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终于确认,他真的就只是为了填补我“大学四年没有男孩子等过我”的遗憾。

    

    这件事过去两天之后,我才后知后觉地有了感动的情绪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当然不是喜欢我,他只是单纯地做这件事,帮我填补一个遗憾罢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我感动的原因是,我已经太久没有经历过这种某个人为了我去做某件事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被重视,对我来说,是一种有点陌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不过,像这样,某个人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场景,我曾经幻想过很多次。

    

    高三放寒假前的最后一天,情绪低落地走在回家的路上时,我很希望,自己喜欢的人会突然出现在我面前,问我为什么不开心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大学的时候,每次从佛山拎着很多东西回学校的时候,我也会期待,地铁门口会有某个人在等着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凌晨十二点加班结束一个人打滴滴回学校的时候,我也曾想过,要是有个人来接我就好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落空的时候多了,我把这些都归结成“可以有,但是没有必要”的时刻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不想麻烦别人,所以开始给自己建立起一层“我不需要别人”的自我隔离。

    

    而现在,因为这个朋友的突然出现,我内心的防备开始松动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我还记得,有一次和闺蜜聊天,她说她没有吃早餐。

    

    在我的询问下,她说:“平时都是我男朋友给我买早餐,带到图书馆给我。但今天他有事,忘记了,我就没吃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当时的我在心里默默发了个白眼,“为什么连买早餐这种事都要依靠男朋友啊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我想的不是有一个人每天都给你带早餐会多好,我想的是,明明可以自己做的事,为什么还要别人来做呢?

    

    现在再回想起来,我发现,其实是我自己没有认清一个道理 —— 有些事情确实是可以一个人完成,但是“需要别人”和“被需要”这件事,才是人与人之间达成联系的契机。

    

    突然明白,在恋爱中才最容易达成这样的联系,所以大家才会那么喜欢恋爱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一方会为了另一方特意去做某件事,尽管这件事在旁人看来可能是一件没必要的事。

    

    没必要,但可以做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而我的日常是,可以做,但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

    认真想想,“可以做”本身多美好啊。

    

    它突破了那些贴着「没必要」标签的条条框框,代表着的是你真实的不假思索的意愿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想起了以前一个学美术的男生带给我的惊喜。

    

    那时候,我们处于确定关系的前期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有一天晚上,我们聊天聊到十一点,因为第二天要见面,我便和他说早点睡,互道了晚安。

    

    第二天起床的时候,手机弹出来他发来的三条微信信息。分别是半夜 3 点,4 点 和 5 点多的时候发来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想画幅画给你,不知道来不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画了,画得不好不准嫌弃我。”

    “画好了!明天见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看到这几条消息,我不免想象他半夜坐在房间里画画的模样。他在画里藏了很多密码,那时候一边听他解说,我一边笑得开心。

    

    即便是后来分开,这幅画也一直被我好好收着。只是这份感觉离我太遥远了,我慢慢就忘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朋友的这个举动,我才重新想起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忽然很开心,以后回忆大学生活又多了一件惊喜的事,还好没有忘掉。

    

    杨千嬅有一首歌叫《假如让我说下去》,里面有一句歌词是:

    

    “我想哭,你可不可以暂时别要睡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我很喜欢这句话的原因是,我从来不会主动对别人说出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不太习惯那些被别人独特对待的时刻,也尽量避免说出“我需要你”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从心里觉得,自己可以当一个独立自主的女生,自己可以不需要那些我曾经嗤之以鼻的“没有必要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而开头 Acher 做的这件事,对我来说其实就是一件“没有必要”的事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完全没有必要早起,完全没有必要跑到大学城这么远,就为了在楼下等我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换做是我,我一定不会去做这样的事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但不是这样的,必不必要或许并不是重点,可以这样做,才是整件事情的关键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只是大多数时候,我们常常因为纠结于必不必要,纠结意义所在,而忽略主观能动性,放弃了主动权。

    

    同事曾经笑着说我:“你已经 22 岁了,不要再想着爱情会自己降临。你要学会自己主动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如今想起这句话,我猜,大概就是因为那一个个我觉得没有必要就选择不去做的时刻,我错过了很多可以有的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如果下一次,我遇到了一个让我想为他做一些事的人,我想我不会再和自己说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

    因为那句话应该是:

    

    “没有必要,但是可以去做。”